利来网站盟友反目、“圈子”风波与走向海外,三场决定蚂蚁商业帝国的关键战役

有关蚂蚁上市的消息传了 6 年,利来网站终于在 2020 年划上了休止符。

早在 2014 年 10 月,阿里将旗下的支付宝、钱包、余额宝、招财宝、阿里小贷、网商银行等业务整合为一体,并更名为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时,市场上便传出消息称蚂蚁金服已经在为上市做准备工作。如今 “金融”再次变身 “科技”,蚂蚁上市的消息也最终落定。

蚂蚁金融起步于 2004 年成立的支付宝,作为蚂蚁金服的 “前身”,支付宝几乎包揽了其所有 2C 业务的前台,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在发展路径上,蚂蚁金服也经历了三场围绕着支付宝的战役,分别决定了其股权所属、成长速度和未来发展。

盟友反目

“这个解决方案不完美但正确。”谈到与雅虎、软银的支付宝股权之争时,马云曾这样说道。在这场风波中,他被指责 “扮演了一个商业契约精神破坏者的角色”,甚至有人将同时期发生的中概股危机与之关联。

这场昔日盟友 “反目成仇”的戏码始于马云对支付宝的两次股权转移。

根据阿里方面的表述,2009 年 6 月,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以 1.67 亿元的价格,第一次收购支付宝 70%的股权,2010 年 8 月,又以 1.65 亿元收购了余下的 30%。但作为阿里占股比例共计近七成的股东,雅虎和软银均表示对此次核心资产的转移毫不知情。

当时,美国农业银行信贷证券公司为支付宝做出的估价为 51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50 亿元),而支付宝的股权转移仅花费 3.3 亿元,不足外界估值的 1%。马云解释称这两次转移仅属于集团内资产划转,3.3 亿只是以净资产为基础的转让价格,并不代表卖方将来或得到的价值补偿,不存在所谓 “贱卖”的问题,但外界已经出现了用 “骗子”“偷窃者”来形容马云的新闻。

彼时,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正在极力避免公司被微软以 “低价”收购,也因此被董事会罢免。新上任的 CEO 卡罗尔巴茨则完全没有意识到阿里巴巴的价值,不仅在内部会议上当着阿里高管的面严厉抨击马云未能经营好雅虎中国,导致双方管理层不睦,雅虎更是将与阿里的纷争公开化。

当时,雅虎在与 Facebook 等海外巨头的竞争中日益掉队,而阿里的估值则水涨船高,成了雅虎股票的主要价格支撑。而作为阿里核心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支付宝的股权归属对雅虎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无疑十分重要。

另一边,来自软银的孙正义则一直不太愿意参加谈判。据当时的媒体报道,熟悉孙正义的人士透露,他对此次支付宝转让非常生气,正在为争取更多有利条件向马云施压。

阿里的管理团队当时也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隐患:到 2010 年 10 月,雅虎的投票权将增加至 39%,马云及管理层的投票权将降为 31.7%;雅虎在阿里的董事席位变为两个,与马云和管理团队的董事席位数目持平。“不看好”的投资人和不稳定的持股结构,对于仍处于高速发展期的阿里来说无疑是个大麻烦。

阿里决定回购股份,蔡崇信甚至公开喊话称 “阿里不缺钱”,但回购计划却一直被搁置——雅虎仍需要阿里的股权为其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背书。

但让雅虎两难的是,如果继续持有支付宝的股份,确实有可能为阿里获取牌照带来一定风险,当时央行已经向支付宝发函,要求其解释外资成分。但如果放弃持有,则无法享受到未来潜在的股权溢价——支付宝股权风波则成了阿里让雅虎重回谈判桌的筹码。

雅虎最终妥协了。2011 年 5 月,雅虎提交给 SEC 的文件中首次公开承认阿里巴巴已经把支付宝所有权转移给马云控股的中国公司。

马云在随后的采访时回应,阿里巴巴董事会近 3 年来都在讨论支付宝的事情,不存在瞒着谁的问题。所有权转让是为了让支付宝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因为支付宝事关央行对未来国家安全的考虑。

“央行就是不发(第三方支付牌照),不发,拖你个二十年。你去查查历史,我们刚一改,马上就发。这时候杨致远孙正义是明白了,哦,原来是这么个事情。”

这个说法显然不能使雅虎和软银信服,因为同时期的腾讯财付通也同时拿到了相同的牌照,但仍有南非 MIH TC 等境外资本的持股。

2011 年 7 月 20 日,阿里巴巴集团、雅虎和软银就支付宝股权转让事件正式签署协议。作为补偿,支付宝需要在未来上市时向阿里巴巴集团支付一次性现金回报,约定金额为支付宝上市时总市值的 37.5%(以 IPO 价为准),回报额将不低于 20 亿美元,不超过 60 亿美元,就此,支付宝的股权之争才算平息。

如今,蚂蚁集团已经由阿里巴巴管理层所拥有。去年 9 月,阿里巴巴称已经收到来自蚂蚁金服的 33% 的股权转换,蚂蚁的股权结构逐渐明晰:阿里巴巴集团持有蚂蚁金服 33% 股权;同时,君瀚和君澳占蚂蚁金服集团约 50% 股权。其中,马云、谢世煌和阿里旗下其他高管及员工通过君瀚持有蚂蚁金服股权,阿里合伙部门成员人通过君澳持有蚂蚁金服股权。而君瀚和君澳的表决权由马云掌控。

而就在雅虎发布转让股权声明的 15 天后,2011 年 5 月 26 日,经历所有权变更的支付宝拿到了中国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一场移动支付大战也即将打响。

二、“圈子”风波

就在支付宝与股东们上演权力之争的同时,微信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第三方支付牌照。

2011 年 5 月,腾讯财付通与支付宝同期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并拥有财付通、QQ 钱包和微信支付等多个前端支付产品,两者也在随后的 4 年陷入缠斗。

彼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几乎主导了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发展。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2011 年,阿里支付宝与腾讯财付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 46% 和 21.2%;2012 年,这个数字分别为 46.6%,20.9%。变化发生在 2013 年,拉卡拉异军突起,超越财付通成为市占率 17.8% 的第二大支付工具,支付宝的优势也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达到 69.6%,而财付通则被挤压到市占率仅为 3.3%。

2014 年春节,微信支付发起了一场被马云称为 “偷袭珍珠港”的行动,借助红包利器获得了用户活跃度、绑卡率等一系列关键数据的提升。在那场大战中,微信屏蔽了支付宝的链接,同时激活了超过 8 亿的微信支付用户。

仅在 2014 年第一季度,财付通就反超拉卡拉重回市场第二,不过,支付宝也在同时成长。截止到 2014 年年末,支付宝占据了 78.96% 的市场份额,财付通则拿到了 8.08% 的市场。

微信支付迅猛的增长势头让支付宝团队意识到了 “危险”,社交关系链所蕴含的巨大价值超乎想象。有媒体报道,在遭遇微信支付的冲击后,蚂蚁金服曾一度陷入了战略性的迷茫,巨大的竞争焦虑弥漫在时任蚂蚁金服董事长的井贤栋的心头。

支付宝随后也同样围绕社交关系链的沉淀做了诸多尝试,最为有名的是发生在 2016 年底的 “圈子”。这是一个类似社群的新功能,可以依据人群及兴趣划分出多个共享社区。

但在推广 “圈子”的过程中,“校园日记”及 “白领日记”两个圈子因出现了对 “大尺度”女性照片的打赏而遭到网友的口诛笔伐,甚至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支付宝也因此被调侃为 “支付鸨”。

“圈子”上线仅 6 天后,11 月 29 日下午,时任董事长的彭蕾发布了内部信:“错了就是错了。过去的这两天,是我到支付宝七年以来,最难过的时刻。”而在此前,彭蕾曾召集 22 位蚂蚁管理团队深刻反思,并连夜探讨了蚂蚁的未来方向:“支付宝要重回工具赛道,哪怕人们只会在上面停留几分钟。又有何妨?只要它能满足关键性需求。”随后,“圈子”被彻底下线。

直到 2017 年,井贤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已经不再焦虑,“不是说别人有社交,我们就一定要去做社交”。

尽管 “圈子”并不是在社交领域的一个好的开始,但支付宝并未就此完全放弃对社交的尝试,它开始采用更为正向、灵活的手段。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早于 “圈子”3 个月上线、定位公益的蚂蚁森林为其守住了主要的社交阵地。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5 月底,蚂蚁森林的参与者已超 5.5 亿,累计种植和养护真树超过 2 亿棵,大大提升了支付宝的用户黏性和使用频率,而蚂蚁虽然为此付出了数亿元的真金白银,但对于每季度动辄数十亿的营销费用来说不值一提。

除此之外,支付宝也会在每年春节期间发布新玩法。同在 2016 年,支付宝上线了如今早已是春节 “常规活动”的 “集五福”,除了常规的 AR 扫福之外,“蚂蚁森林好友互相浇水”“庄园互喂小鸡”等泛社交活动都成为集福卡的主要方式。而在今年,支付宝的玩法更进一步,将 “全家福卡”纳入到活动当中,促进了转账发生更为频繁也更具价值的家庭关系链的线上化。

走向海外

去年年底,蚂蚁金服宣布全面提速全球化、内需、科技三大战略。其中,前任董事长井贤栋将投入更多精力到全球化市场和智能科技等 “明后天”领域,而现任董事长胡晓明则带领团队发力内需市场。

尽管支付宝 “提携”饿了么重振本地生活是近期人们关注的焦点,但能为蚂蚁创造更多想象空间的显然是国际化这块 “大蛋糕”。井贤栋在内部信中写道:“全球化市场的未来会超越我们的想象,为此我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这也是支撑蚂蚁上市后二级市场表现的主要因素。

金融领域具有强监管的特殊性,反映到现实上,就是业务发展几乎完全受制于牌照的颁发。此前,曾有跨境支付领域的创业者向搜狐科技透露,在获取各项境外牌照方面,外资创业公司往往比技术更为成熟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更有优势。

支付宝在海外布局的具体打法上与国内不同,蚂蚁金服只会在当地寻找合适的公司,通过参股而非控股的形式合作,并将蚂蚁金服的技术能力输出给它们,换句话说,就是借当地公司的 “马甲”规避监管并复制支付宝的模式。这种采用 “战略性”投资的风格也与阿里对国内互联网公司全资收购、强调控股的策略大相径庭。

截止目前,支付宝已经赋能和复刻了多个不同版本,包括泰国 TrueMoney、菲律宾 GCash、马来西亚 Touch'n Go Digital(TnGD)、印尼 DANA、印度 Paytm、巴基斯坦 Easypaisa、孟加拉国 bKash、韩国 kakaopay、中国香港 AlipayHK 和缅甸版 Wave Money。

其中,Paytm 是印度最大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2015 年和 2019 年,蚂蚁金服通过三次增资成为其持股超过 40% 的最大股东。在 2019 年 10 月发布的《2019 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上,Paytm 已经跃升至第 23 位。Paytm 在与蚂蚁金服合作后,用户数从不到 3000 万升至如今的 5.7 亿,成功超越 PayPal 成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

但 Paytm 的发展却在逐渐脱离阿里为其规划的固定轨道。去年年底,蚂蚁金服印度全球战略联盟董事总经理 Benny Chen 向董事会请辞,并将工作重心逐步转移到自己创建的风险基金上;而在电子商务市场上,阿里也开始启用自家子公司 UCWeb,并与 Paytm 在电影和娱乐票务等领域展开直接竞争。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 Paytm 已经在印度支付市场扮演了领头羊的角色,但公司至今尚未盈利,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Vijay 在今年年初对外宣称公司目前正在关注营收和货币化,并有望在两年后实现盈利。

在其他亚洲市场上,蚂蚁金服的投资表现也十分强势。截至 2019 年底,泰国 TrueMoney 钱包年度活跃用户已达 840 万,并定下了未来 5 年服务泰国一半以上网民的目标;马来西亚 TnGD 的用户量已超过 300 万,成为当地最大的电子钱包;菲律宾 GCash 拥有 2000 万用户,且受疫情影响 5 月份平台交易量猛增 500%;印尼 Dana 则在当地市场排名第三,并在 6 月传出将和另一个移动支付软件 Ovo 合并,合并后的市场份额将超过排名第一的 Gojek……

不过,蚂蚁试图在欧美市场上复制支付宝的过程则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蚂蚁金服在 2017 年 7 月计划用 12 亿美元价格收购快速汇款服务商 MoneyGram,并已获批该公司董事会。但在此后三次向美国当局的申请均未能获得通过。五个月后,这笔收购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拒绝。

支付宝进入欧洲市场相对容易一些。2 月 14 日,英国老牌支付机构 WorldFirst 宣布已和蚂蚁金服达成投资协议,正式成为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

历数支付宝国际业务的发展,直到 2012 年 11 月,支付宝才成立国际事业部,之后业务一度陷入停滞。2015-2016 年,蚂蚁金服在印度、泰国市场初步试水,2017 年海外布局随即驶入快车道,相继完成在韩国、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五个国家的本地布局,并在 2018-2019 年将目光放在了欧美市场。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蚂蚁在当地复制成功的更多是发展中国家,他们在信用卡普及度和金融完善程度上相对落后,而当地支付宝的出现则使其完全跨过信用卡,迈向数字支付时代,但同样的策略却在金融体系发达的欧美市场上更难奏效。

同时,全球化的路径也更具不确定性。2019 年,越南、缅甸等国因为税费问题禁止了支付宝在其境内使用,而如今逆全球化浪潮下,中国企业在海外的业务发展也更具挑战。

蚂蚁金服上市几乎已成定局,科创板及港交所都张开了双臂,蚂蚁 Z 空间(蚂蚁集团办公地点)传出的阵阵欢呼仿佛预示着这场造神富话的来临。但蚂蚁在成为大象之前,也曾面临着质疑和彷徨,无论是决定其所属的股权之争,还是确定其转型方向的 “圈子”风波,抑或是预示其未来增长的海外扩张,这些都是关乎蚂蚁金服的关键时刻,而它在每个时刻中做出的选择,也将成为奠定着其未来发展的底色。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jflying.cn